花岗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花岗岩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李俐哭诉满文军说的不是事实_[资讯z]

发布时间:2021-06-02 15:25:43 阅读: 来源:花岗岩厂家

星岛环球网消息:北京朝阳法院昨(3日)上午10点开庭审理了李俐一案。在庭审过程中,李俐坚持不肯承认自己吸食过K粉。当检察官宣读完满文军揭发妻子的证言后,李俐带着哭腔说道:“满文军说的不是事实”。

《法制晚报》报道,把生日聚会办成了“毒品宴会”,满文军和他的妻子李俐在酒吧里双双被抓。满文军因吸毒被行政拘留,期满获释后曾通过电视媒体向公众公开道歉。而他的妻子李俐因涉嫌容留他人吸毒罪,被追究刑事责任。昨上午12点整,法官当庭宣判:李俐因容留他人吸毒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2000元。

面对相机 “能让他们不再拍照吗”

昨天上午9时,朝阳法院内面积最大的刑事审判法庭第一次坐满了人。对于李俐开庭受审,满文军的家属和朋友无人前来,坐在旁听席上的无一例外全是记者。为了保证效果,在开庭前半小时,电视台的记者就开始请公诉人配合进行“彩排”,以测试声音效果。

上午9时50分,李俐被押上法庭。她刚一进门,记者按动相机快门的声音就此起彼伏。当法官开口对李俐进行讯问时,她提出请求:“法官,您能让他们不再拍照了吗? 我听不到您说话,只能听见啪啪的声音。”法官没有回答她,只强调这是公开审理的案件,之后将刚才提问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坐在椅子上,李俐起初十分镇定。每回答完法官一个问题,她都在答话最后跟上一句“谢谢”。被问起何时第一次吸毒,李俐沉默了半分钟后说,她是去年4月初的一个晚上开始“第一次”的。

她说,聚会当晚自己喝多了,朋友王冰洋说其一个朋友手里有摇头丸,可以解酒,于是她就吃了。之后,她开始多次服用摇头丸。其间,王冰洋一共帮她买了40多颗。接着,李俐坚称,自己当晚只服用了半颗摇头丸,其他的只给过两个朋友服用,剩下的“随手”放到了桌子上。

当法官讯问她,为什么要将摇头丸放在桌子上时,李俐想了想,称自己当时这么做“没有任何目的”。李俐还说,检方称其吸食过K粉,也不是事实。“我有严重的鼻炎,在头脑清醒的情况下不可能去吸食。”她说。

当检察官表示,她现在的供述与她在公安机关侦查阶段时的供述不一致时,她辩解称,当初是因为缉毒民警说她的尿检里有K粉成分,面对“高科技”,她只好承认了。[page_break]

面对证言 “满文军说的不是事实”

鉴于李俐不承认吸食K粉,检察官随即宣读了“未到庭的证人”满文军的证言。证言中,满文军明确指认,聚会是妻子提前半个多月组织的。他到场后,亲眼看到妻子和其他两个人一起在吸食K粉。

当检察官宣读这份证言时,李俐始终面无表情。但当法官讯问李俐意见时,她已经带了哭腔:“满文军说的不是事实!”接着,李俐的朋友王冰洋等人也相继在证言中揭发了李俐。王冰洋说,只要是她的朋友,她都给了对方摇头丸。而且,此前,李俐也多次给朋友吃过摇头丸一起“乐和”。

潘某则称,其亲眼看到李俐拿着一瓶类似于蛇胆川贝液一样的药品,问旁边的人是否要都加到可乐里。之后,李俐将药水全部倒了进去,和其他人一起将兑好的HAPPY水一饮而尽。对于这几位朋友的证言,李俐也一概认为“不是事实”。[page_break]

对话 感谢公安机关抓我

法官: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吸毒的?

李俐:是从今年4月的一个晚上,我的朋友王冰洋带我出去玩,告诉我说吃点摇头丸能解酒,我就吃了。此后还吸食过几次。

法官:满文军生日那天,你们有无吸食毒品?

李俐:没有,绝对没有!

法官:公诉机关指控你犯有容留他人吸毒罪,你自己有何辩解?

李俐:40岁的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非常不应该的。我深深知道这件事对我的家人造成的危害,对自己的危害……我的错误是不可饶恕的,但我勇敢面对,不逃避责任,接受法庭对我的处罚。

法官:庭审最后,你有什么最后陈述吗?

李俐:我想感谢公安机关,在我陷得不深的时候将我抓获。在这段时间,我真的非常后悔,愿意承担过错。在国际禁毒日时,我戴着手铐身穿这身衣服出现在媒体上,再回到看守所真的没有勇气再活下去了……恳求法庭从轻处理,我知道自己现在的形象很丑陋。[page_break]

李俐:看

寺家庄煤矿

龙门居

辽宁成大生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