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岗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花岗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民国时期的经济适用房真正的穷人住不上同城畅想人文地理资讯生活dd

发布时间:2021-01-20 08:59:42 阅读: 来源:花岗岩厂家

民国时期的“经济适用房” 真正的穷人住不上 同城畅想 - 人文地理 - 资讯生活

我的老家开封原有一座城中之城,俗称“满城”,当年是旗人聚居区。这座满城位于老车站附近,交通便利,风景秀美,市面繁华,地价昂贵,可是汉人不敢问津。在清朝统治的漫长岁月里,普通市民甭说在那儿买房定居了,就是到满城走一趟,都要提心吊胆。为啥?怕挨旗人的打。

到了民国,基督将军冯玉祥主政河南,为汉人出气,下令拆掉满城,改建军营。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那里又被改建成体育场,普通百姓终于可以自由出入,无需害怕了。

成都早先也有一座城中之城,俗称“少城”。这座少城位于成都老城之西,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修建,方圆四五里,共分八条街,每条街又分三条胡同,就跟蜈蚣一样,故此又名“蜈蚣区”。蜈蚣区也是旗人的聚居地,也占据成都最繁华的地段,大街两旁长满了参天大树,小胡同横平竖直,排水通畅,一直是全市最吸引人的豪华住宅区。可是汉人不能在里面买房,甚至一度不允许从里面经过。

1913年,四川省政府拆掉了少城,少城里趾高气昂的旗人沦落为车夫、小贩、盲流和缝穷(替人补衣服谋生)的妇人,名下住宅多卖给汉人。

南京东城明故宫附近也有一座城中之城,俗称“高园”。为什么叫高园呢?因为这座城中之城也是旗人的聚居地,旗人的地位比汉人高,连围墙都比汉人高。周边是低矮破旧的汉人住宅,中间是高墙保卫的旗人城池,故此叫高园。高园占地三千六百亩,只住了旗人七千人,家家户户高房大屋,楼间距超宽,采光超好,居住舒适度超高,可是汉人没权利住,没资格住。

辛亥革命,旗人逃亡,高园里的住宅或被烧毁,或被转卖,或被没收,或被汉人佃户鸠占鹊巢。据当时南京的一份调查报告说,到1914年前后,“旗地十九已在汉人之手”。

开封的满城拆了,成都的少城拆了,南京的高园也没有了,旗人住哪儿呢?总不能把人家赶出民国吧?为了解决旗人的居住问题,刚刚成立的民国政府着手兴建公共租赁房,以极低的价格出租给无房可住的落难旗人。

以南京为例:1916年市政府在大中桥都统署街盖了六排公租房,总共二百七十间房子,名为“旗民栖息所”,供“无力之旗民租用,以解燃眉之急”。

那时候,南京城里还有旗人两千多名,只有极少数坐拥豪宅,腰缠万贯,不愁住用,不愁吃穿,而大部分旗人在动乱之后只剩下小命一条,房地契约和金银细软早就丢了个精光。照理说,那二百七十间旗民栖息所,就是给这些穷困潦倒的旗人盖的。

但据中国地政学会1935年8月印行的《南京旗地问题》(作者万国鼎)一文称:“然日久玩生,竟有旗民将所租官屋转租于非旗籍市民住居,按月收租,视同己有,致极贫苦之旗民反不能领住。”民国政府兴建的救济性住房,变成了少数富裕旗人发财的手段。

1929年,南京市政府出台《旗产生计处管理旗民住居办法》,规定“派员管理,责成非旗籍各住户限期迁出,准无力赁屋之旗民申领居住”。效果依然不佳,不需要住房的旗人仍然把持着公租房资源不放,需要住房的旗人仍然租不到公租房。

民国政府不仅为落魄的旗人兴建公租房,也为汉人兴建过,从民国前期各大城市先后开发的“平民住所”“平民新村”“劳工住宅”,到抗战胜利后借助联合国救济款陆续兴建的各种“善救新村”,统统都是以极低租金供穷人租住,统统都属于公共租赁房。而所有这些公租房资源在具体分配的过程中,都出现了或多或少的不公和腐败,真正的穷人没机会租赁,狡兔三窟的阔人反倒挤占了宝贵的名额。

之所以会出现这些不公,归根结底还是制度问题。民国时期的公租房就跟近年来某些所谓“经济适用房”一样,老百姓明明知道富人与权贵暗中勾结起来霸占名额和倒卖指标,却无处检举,就算检举了也没人受理,因为负责监管名额和指标分配者,往往就是分赃大户。

女神猛将传

像素骑士团内购破解版下载

守护小精灵官方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