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岗岩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花岗岩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冯仑是什么妨碍我们的公共审美

发布时间:2021-01-21 14:11:12 阅读: 来源:花岗岩厂家

冯仑:是什么妨碍我们的公共审美?

【编者按】万通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应邀冯仑纽约新世贸中心丹尼尔设计的自由塔变为“一号楼”为例,讲述了商业的力量和意识形态的力量是如何改变了艺术审美。“这种意识形态和不当的管理体制对我们的公共审美造成了伤害,我希望这个伤害尽快成为历史。”

以下为冯仑精彩观点节选:

是什么妨碍了我们的公共审美?今天的第一个演讲嘉宾是丹尼尔先生,丹尼尔先生设计了纽约的新世贸中心。但可能没几个人知道,丹尼尔先生设计出来一个月后,我跑到纽约试图参与新世贸的重建,花了11年时间,我们将在一号楼建成(当时建得最高楼)一个两万平米的中国中心,明年年底开幕。我今天从这个故事说起,通过中国和美国两个故事分享“是什么妨碍了我们的公共审美?”

9·11后,丹尼尔设计了新世贸中心,在美国的情绪里有两件事:一件是丹尼尔先生完成的作品,叫记忆和重生.这个重生有方向,即第二件事,意识形态和价值观,重生不是往共产主义重生,而是往自由重生。9·11前,这个建筑的高度是1776尺,是美国建国的年份,现在为止最高楼也是1776尺。设计的最高楼是自由塔,所有跟这个事有关的钱、发的债券叫自由债券。这楼有两栋大厦120万平米,重建后是7栋大厦100万平米,最高一栋是有点象自由女神的胳膊和举的火炬。其它几个像自由女神的裙摆摆开,晚上看是自由女神的裙子迎着风展开,有旋转、飘荡的感觉。这个建筑设计在当时得到了最高的评价,因为既有美好的艺术形式,同时展示了与自由女神之间的关系,有一个自由,展示了美国人精神世界里面对9·11的恐怖袭击,表现出追求自由和顽强不屈的精神。

大家都不知道,我去了将近50次,从那之后,每次都去去朝拜丹尼尔的作品。后来发现不光是我去,美国所有上伊拉克前线的大兵都上那里转一转,采一点土才上前线。

这么好的设计作品今天是怎样的?

过去十年里,我亲历了丹尼尔先生这个作品被修改的过程。现在的新世贸中心很不好看,这个建筑不是丹尼尔先生的作品。而是一个由SOM(SOM建筑设计事务所是世界顶级设计事务所之一-编者注)修改以后的作品。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商业的力量。商业会使公共空间的艺术变得扭曲、不美,现在七栋楼都改了。把丹尼尔的说法留下来了,但每一个建筑做完都改得很商业。丹尼尔设计中的最高楼的旋转和扭曲,这种美带来了另外一种方面:空间使用上的挑战,经济上的浪费。所以,交给SOM后把这个旋转的地方都改成了方方正正。同时又有一个街道的安全问题,街道的安全需要往后退20、30米,所以楼不能有棱角,最后折中,把方方正正的楼四个边削一下,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楼。这个样子对我们作为一个买家比较方便,因为一个标准层是3500平方米到4000平方米,我们是在它的空中大堂以上,建了一共有两万平米的中国中心。

所以,第一个是商业的力量,在美国能够使丹尼尔的作品变得不美,可想在中国根本没法弄,这是非常重要的,商业和公共空间作品发生的关系。

第二,意识形态的力量。起初新世贸中心的纽约大厦叫自由塔,但我们当时希望要去做中国中心时,包括靳羽西来北京跟我讲,“你要在美国被本·拉登强拆的地方,盖一座最高的楼里,你要在里面建中国中心,这让美国人精神上、价值观上受不了。绝对不能这样,这样做,美国人怎么能接受?把五星红旗插在自由上,对美国人有点挑战。”但随着中国的强大,随着中美经贸关系的日益发展,也随着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的出现,2009年,我们终于把这个项目签下来时,绝大多数人发生了变化,这个意识形态发生了变化。

第一个变化是勉强说你们可以在这儿做,做的前提是我们也改变了。这个楼不叫自由塔了,叫WTC ONE。叫一号楼,这是意识形态的改变,我们在这个“一号楼”上面放了一个中国中心。即使这样,当时美国的媒体还是在讲“共产党占领了自由塔”。可见,意识形态很重要。早期是因为自由给了丹尼尔先生的灵感,因为自由让建筑和想象空间能够绽放出来。但一旦变成一号楼以后,就被无限地庸俗化了。既然是一号楼,跟意识形态没有关系,所有商业的想象力都出现了,于是这边加一点,那边加一点。现在这个建筑周边和北京CBD差不多,完全看不到历史、文化、生长、价值观等。所以当意识形态、价值观发生改变,商业力量会更大规模地进入,于是现在看起来,纽约世贸中心的这组建筑和其它建筑没太大两样。

妨碍我们审美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用什么样的观念和意识形态支持审美?当然背后有体制制约。在中国,最现实的是政府管理体制、审批体制。举个例子,我们在天津请一个大师做了一个作品,请一位荷兰设计师设计了非常好的一组住宅,这个设计经过各个机构审批后,变得跟众多城市的房子一模一样。让一群三流的眼光去改一个大师的作品,结果出来的就是一个不如三流水平的东西。

所以,商业的力量,意识形态和不当的管理体制,一块儿对我们的公共审美造成伤害,我希望这个伤害尽快成为历史。谢谢!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